紫砂茶壶 > 体育 > 体育协会里的“业余”高官:亲自指导国足生死

体育协会里的“业余”高官:亲自指导国足生死

[导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党政高官担任名誉职务的,集中在群众基础较好、竞技成绩理想的协会,其职务包括协会名誉主席、名誉副主席、顾问等。 春节前夕,蔡振华在8天之内连中三元,当...

  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党政高官担任名誉职务的,集中在群众基础较好、竞技成绩理想的协会,其职务包括协会名誉主席、名誉副主席、顾问等。

  春节前夕,蔡振华在8天之内“连中三元”,当选中国足协、乒协、羽协主席。索契冬奥会期间,中国滑冰协会副主席赵英刚更成了大忙人,接受采访、预测夺金点,评价队伍表现

  鲜为人知的是,这些协会的领导里,除了体育工作者外,还有一些领导人及高官。习近平在福建时,就曾担任省登山协会名誉会长。他说,“其他名誉会长我从来不当,登山协会名誉会长我要当,我当名誉会长,可以推动全民登山运动,给百姓带来幸福。”

  大多担任名誉职务的领导人或高官,在相应运动项目上有何过人天赋?与所任职的协会有何渊源?又在协会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今年以来,中国足协、中国乒协等协会进行了换届。廉政瞭望记者发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党政高官担任名誉职务的,集中在群众基础较好、竞技成绩理想的协会,其职务包括协会名誉主席、名誉副主席、顾问等。

  其中,乒协、羽协等较为典型。中国乒协现任领导中,名誉主席为李瑞环,名誉副主席既有鞍钢集团董事长张广宁等高管,亦有少将王作进,更有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书记沈晓明等地方高官。中国羽协名誉主席则由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王刚担纲,名誉副主席亦有夏耕、黄小祥等高官。

  比较特别的是,此轮中国足协换届,顾问中并无高官在列,也未设名誉主席等职,这也打破了此前的传统。足协自成立以来,廖承志、程子华、荣毅仁、李铁映等领导人先后担任名誉职务。

  梳理在各体育协会任名誉主席的高官,全国人大、政协领导较多。如高尔夫球协会名誉主席有田纪云、胡启立等5人,都曾在不同时期任全国人大、政协副职。

  此外,亦不乏曾分管体育工作、对各项目倾注了心血的国务院领导。如原国务委员李铁映既是中国田径协会名誉主席,亦曾任武术协会、足球协会名誉顾问。原国务委员陈至立亦担任中国垒球协会名誉主席等。

  中国乒协名誉副主席、上海市委常委沈晓明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乒乓球运动员。“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能离开小镇、了解世界的途径”,后来,他因妹妹患病,才听从父亲的建议上了医学院立志救死扶伤。

  另一名誉副主席王作进少将14岁时获得了烟台乒乓球比赛亚军,上学时“一下课就去抢球台”。后被老师干预,让他在乒乓球与读书中做选择,成绩不错的王作进“做了好久思想斗争”,忍痛割爱。

  要在体育协会担任名誉职务,自然得有真功夫。李瑞环挚友石坚回忆,李乒乓球技艺甚佳,能打败水平不高的专业运动员。一次,石坚看到李瑞环和天津著名乒乓球运动员刘扬勇猛而机智地拼杀。

  去年3月,广州市长陈建华更让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挂起了“免战牌”。此前,曾为专业乒乓球手的沙拉拉向陈建华下了战书,他甚至专门闭门苦练。不过,比赛开始后,沙拉拉状态不佳,较量数回合就搬来蔡振华当救兵,自己充当观众。对于陈的水平,沙拉拉笑着评价:“可以在亚洲比赛中胜出。”

  在一些人看来,名誉主席、副主席等职务只是一种荣誉。实际上,高官在担任这些职务后,要做的事可一点不少。

  贺国强就有个鲜为人知的职务:中国排球协会名誉主席。2011年11月,中国女排在世界杯上勇夺季军,获得进军伦敦奥运会资格。贺国强当即发去贺电。他透露:“我和全国球迷一样十分关注,观看了直播的大部分场次,感到一场比一场打得好。”

  高官表示支持的行动还很多。2009年2月,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当选羽协名誉主席后,就将协会领导及林丹、张宁等名将请到人民大会堂座谈。2010年10月,备战亚运时,王刚还到训练馆看望国家羽毛球队,勉励队员“要有压倒一切对手的英雄气概”。

  看望运动员时,有些领导人还会亲自上阵。2006年,川妹子郑洁、晏紫获澳网女双冠军,90高龄的网协名誉主席万里接见女网队员时,就和郑洁、晏紫打了一场“老少对抗赛”,一直打到“抢七”,结果以万里与搭档7∶5获胜而告结束。“你们只能输给我。”万里说。

  高官还会亲自点拨某场比赛。1985年,原中顾委常委程子华担任足协名誉主席时,恰逢中国队迎战中国香港队,这是决定中国队能否冲出亚洲的关键。赛前,程子华特地把全足球队的队员请到家里来,在客厅里铺开战局商量对策,称“在家门口比赛,打平了就等于输球!”但最终,中国队输掉了比赛,并引发了“5 ·19事件”。

  国足成绩欠佳,程子华也承受着压力。程子华之女林爽爽回忆,“那时宋任穷是中国排协名誉主席,宋伯伯经常调侃父亲:怎么我的排球队总赢,你的足球队老输,而父亲总是报以笑容。”

  名誉主席对运动项目的关心,还体现在平常的小事上。习近平当年登福州鼓山时,听到群众反映登山道太挤, 就召开现场会,增加路灯,修复古道亭子楹联,并投资500多万元,新建了两条登山道。

  2012年全国“两会”,到福建团参加讨论的贺国强见到卸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陈忠和,马上与他寒暄,并嘱咐他“还要多关心排球”。

  领导人或高官的体育爱好,会不同程度助推该项运动迅速发展。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刊文称,中国网球运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正是万里一手推动的。退休后,他又倡导和推动中国网球公开赛的举办。

  同样,如果有地方领导是某一项目的爱好者,也更愿意给相应协会更大帮助。2010年9月,被称为“体教结合”崭新尝试的中国乒乓球学院在上海揭牌。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沈晓明与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任名誉理事长。

  不过,该学院的首选地并非上海。据媒体报道,此前,体育总局与北大等的合作计划告吹。2009年春节后,在乒坛名宿徐寅生的牵线下,沈晓明和蔡振华一拍即合。“我当时给蔡振华发短信;愿意放在上海吗?他说:会考虑,但沈晓明的答复是全力支持。”徐寅生说。

  山东省副省长夏耕,则在8天后担任了中国羽协名誉副主席。作为羽毛球“发烧友”,夏耕在当青岛市长时,也给予了中国羽毛球队诸多便利。

  2009年,青岛方面力邀国羽将夏训基地落户于此,还与羽协共同成立了中国羽毛球(青岛)学校。2011年5月的苏迪曼杯,则是青岛首次举办的国际性羽毛球大赛。有报道称,夏耕就如同国羽的一员,常来观看球队训练,有时还会客串“指导”。在青岛备战比赛时,国羽享受的是五星级待遇。为考察球队伙食,夏耕甚至会“突袭”检查驻地。

  然而,由于气候不好,基础不够牢固,有当地百姓担心青岛羽毛球热能否持续。就在当年苏迪曼杯期间,中国青年报刊文称,青岛近几年羽毛球热有明显的人为因素。有市民质疑,如果新市长不喜欢羽毛球而喜欢其他项目,这股热潮是否会被取代?

  彼时,青岛羽协秘书长刘谕否认了这种疑虑。当年11月,夏耕即调任山东省副省长。最近,能佐证刘谕观点的新闻是,2014年春节后,青岛羽毛球馆持续火爆,“难求一场”。

  “还有一点,一些地方体育协会也会延请官员担任名誉职务。官员在运动的同时,一定要保持廉洁,慎独,避免被人以此为突破口拉拢,最终悔之晚矣。”有专家对廉政瞭望记者强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405/61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