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茶壶 > 体育 > 曾经辉煌的《乐视体育》如今大限将至!?

曾经辉煌的《乐视体育》如今大限将至!?

[导读]:这是乐视体育承诺上市的最后期限。如若不然,按照乐视体育首轮及B轮投资协议中设置的对赌条款,贾跃亭、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将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

  这是乐视体育承诺上市的最后期限。如若不然,按照乐视体育首轮及B轮投资协议中设置的对赌条款,贾跃亭、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将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

  进入2018年11月以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发起司法仲裁,请求贾跃亭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回购股份或赔偿投资损失。仅从乐视网公告披露来看,请求金额合计约7.5亿元。

  这些投资者心里清楚,即便打赢仲裁,贾跃亭回购股份或给予赔偿的可能性也不大。可他们为何还要执意为之?

  寒冬中的酒仙桥电通创意广场,曾经的体育创业独角兽人去楼空,办公楼外贴着封条。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唯有一条跑道型的走廊还与体育相关。

  一位乐视体育智能硬件离职员工说,他在2017年7月离职,离职赔偿金和报销款合计7万多元。打赢劳动仲裁之后,他于2018年2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被法院告知“无法执行无标的的财产”。

  乐视体育的官网和APP早已停止更新,头条新闻还停留在2018年5月的战报新闻,有关那场群星璀璨的西班牙国家德比——被罚下一人的巴萨2:2战平皇马,梅西和C罗都有进球,苏亚雷斯和贝尔贡献助攻。

  贾乃亮、孙红雷、周迅等十多位明星投资人,还以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公司为主体,参与该公司B轮融资,合计投资逾1亿元,持股0.76%。此外,演员刘涛一个人就投入5000万元。

  那是2016年,市场上泛滥的资金吹起互联网体育泡沫。伴随着市场资金面收紧,加之贾跃亭造车、造手机引发的资金链危机,乐视体育如今一地鸡毛。

  2016年4月至6月,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乐视体育分多次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控股打款约42.67亿元。这部分资金流出得到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签字同意,并被贾跃亭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

  “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持有股权价值贬值,投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2018年11月10日,乐视网披露的公告中,作为乐视体育的重要股东、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已经发起仲裁,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 万元。

  2017年12月,上述核心股东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民事起诉书,指控时任CEO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多亿元借款,请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

  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方,出资2亿元,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

  A轮融资不久,普思资本溢价接下万达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对价约2.5亿元,再加上自身A+轮时出资约1.2亿元,合计出资约3.7亿元。首轮过后,王思聪合计持股11.49%,当时还是乐视体育董事会成员。

  2016年3月进行的B轮融资时,该公司投前估值135亿元,投后估值215亿元,相较首轮28亿元的估值,公司估值涨幅7倍有余。

  趁着B轮估值翻涨,王思聪展开短线操作,陆续减持抛售乐视体育老股。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溢价出资1亿元,接盘0.46%的股权。

  王思聪还将部分股权高溢价转让给自然人陈文。目前陈文持股2.32%,按照B轮投后估值215亿元来计算,王思聪转让所得约4.98亿元。

  云锋基金作为乐视体育A+轮领投方,投资超过2亿元。有知情人士透露,B轮融资时,云锋基金将部分股权出售给上海渤楚资产管理中心、济南鲁信文化体育产业投资中心,套现金额已经超过此前投资的金额,并不亏本。

  在2018年12月31日的对赌大限之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要求乐视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回购股份或赔偿损失。

  目前,乐视网公告披露的仲裁请求方包括德清凯佼(约1.28亿元)、厦门嘉御(约0.54亿元)、天弘创新(0.89亿元)、济南鲁信(约1.77亿元)、体奥动力(2亿元),合计要求回购金额达7.5亿元。

  10月10日,乐视网公告称,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三中院的民事裁定书,德清凯佼申请财产保全。北三院裁定,冻结乐视网银行账户及持有所投公司股权,银行冻结金额为357万元。

  截止2018年第三季末,乐视网净资产-3.65亿元,卷入债务126亿元。进入12月份以来,乐视网两次公告称存在退市风险,无力向乐视体育投资者履行回购责任。

  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投资机构当中,作为募集资金并做出投资决策的GP(普通合伙人)来说,在乐视体育上市无望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尽到管理责任,避免个人担责。

  一位GP管理人说,投资乐视体育的这批基金背后,还有大量的散户,投资数百万元、上千万元者不在少数,“散户们肯定想要有个结果。我们打赢仲裁回购,即便拿到裁定但执行不了,但至少说明我们尽力了。”

  令人叹息的是,其与地方政府、国企、上市公司等各类金主擦出的只是火花,自救机会一次次在自我消耗中消逝。

  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寻求B+轮融资,计划融资30多亿元。北京首钢集团有意领投,但给出的估值甚至不足乐视体育B轮215亿估值的一半,贾跃亭没有同意。

  2017年5月,乐视体育宣布B+轮融资25亿元,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参与投资,投后估值240亿元。乐视体育计划从版权内容转型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

  所谓25亿元融资,签署的只是合作框架。中意宁波生态园聘请的德勤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乐视体育经营情况并不乐观,最终放弃投资。

  内外交困之际,2017年6月,经天津飞鸽公司老板介绍,雷振剑去往天津求助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他,你现在身处水中,水已没过腰间,7、8月时会有一根绳子掉下来,看你能不能抓得住。

  2017年8月,贾跃亭前往香港筹措粮草,计划将其持有的乐视体育30.66%股权中的绝大多数,按照整体百亿元的估值,转让给一个由数家投资者组成的某财团。

  按照该财团的计划,雷振剑可以留任CEO,但新财团需重组董事会约束管理层,对公司治理结构、决策机制、管理流程进行全面优化,并提出延期上市的方案。

  雷振剑借口对该财团身份表示“疑虑”,并要求该财团所派驻的董事必须和他成为一致行动人,让其继续做乐视体育的实际控制人。

  这一要求在该财团看来是“违背商业常识”。加之中泽、平安等乐视体育核心股东表示反对,该投资方案流产。

  随后,雷振剑谋求当代明诚副董事长蒋立章的支持。2017年11月初,两人共同注册成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和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于证监会同业竞争限制以及当代明诚内部反对,蒋立章逐渐退出。

  2018年1月底,涉诉中的雷振剑宣布辞职。前苏宁PPTV解说员周亮赴职,填补雷离职后的空缺,勉力维持局面。2月8日,乐视体育临时股东大会终于召开,主题是讨论曾强提出的重组方案——某闵系上市房企收购乐视体育。

  这一方案同样失败,不只是因为贾跃亭条件苛刻,同样还关系到平安、中泽等核心股东再次反对,重组方试图对公司尽调,但财务资料缺失殆尽。春节后,曾强感叹称,“(乐视体育)重组的最后窗口期已经关闭”。

  “中泽并不同意折价重组,是担心因国有资产流失,从而引发来自国资监管部门的问责。”一位熟悉此次重组的知情人士说,乐视体育屡次错失自救机会,与股东、管理层各怀心事脱不了干系,而散户投资者在重组一事毫无话语权。

  小思感慨:我们都是滚滚红尘中的一朵浪花,我们左右不了大江大河奔流的方向,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当局者迷”,如果我们能有更宽、更广、更大的格局,相信我们都能作出适当的抉择,更不会有覆灭的危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330/47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