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茶壶 > 汽车 > 国家鼓励消费 汽车限购能否放开

国家鼓励消费 汽车限购能否放开

[导读]:编前:疫情之下也需稳经济,由此我国刺激汽车消费的新规或将加快推出,不仅有国家层面的推动,也会有地方的联动。近日,从中央到地方,关于提振汽车消费的声音不断传出,这给...

  编前:疫情之下也需稳经济,由此我国刺激汽车消费的新规或将加快推出,不仅有国家层面的推动,也会有地方的联动。近日,从中央到地方,关于提振汽车消费的声音不断传出,这给处于低迷市场环境下的行业打了强心针,也引起行业的持续讨论。行业需要什么样的刺激政策?放开汽车限购是否可行?补贴与减税降费的作用有多大?行业、企业又有哪些期待?对于行业关注的这些普遍问题,“促消费微观察”栏目将持续跟踪报道。

  稳市场、稳消费、鼓励适当增加限购地区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正处于低迷中的汽车市场急需听到好声音。2月16日出版的第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重要文章,文章提出,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随后,广东省佛山市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政策,拟对消费者购买在当地注册登记的汽车销售企业“国六”标准排量汽车给予资金补助。2月20日,商务部召开网上新闻发布会,表示为减轻疫情对汽车消费的影响,商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出台进一步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

  连日来,汽车行业可谓好消息不断。面对车市的低迷,刺激汽车消费、放开汽车限购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放开限购的短期效应或许更为明显。那么放开汽车限购是否可行?将如何放开?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汽车消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78.3万辆和194.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33.5%和27%,同比分别下降24.6%和18%。在疫情面前,汽车行业面临巨大考验,2月乃至整个一季度的销量预计都会受到影响。促进汽车消费正是当前行业所需。

  事实上,2018年以来,扩大汽车消费、放宽限购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国家有关部门也多次提出要促进汽车消费。

  去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提出,着力破除限制汽车消费的市场壁垒,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消费应用。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明确提出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提出要稳住汽车等消费大头,要破除汽车消费限制,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推动汽车限购政策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

  响应政策号召,去年5月,广东省提出逐步放宽广州市、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去年9月,贵州也取消了小客车摇号政策。

  今年以来,面对更为严峻的市场形势,国家再次提出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2月21日,广东省率先响应国家号召,印发《广东省进一步稳定和促进就业若干政策措施》,提出推动有条件的地市出台老旧汽车报废更新补贴政策,鼓励广州、深圳进一步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这无疑对当前的汽车市场是个极大利好。

  放开限购的争论这几年一直存在,其根本原因在于放开限购后可能会给城市交通、环境等方面带来负面影响,这也是去年国家有关部门一再出台建议放宽限购政策,而地方却迟迟未见落地的根本原因。事实上,限购城市之所以实施限购,根本在于基于城市公共交通出行、污染治理等方面的现实需求,虽然被认为是“懒政”,但在实施过程中,对于缓解大城市交通拥堵、停车难、环境污染、发展公共交通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随着公共交通水平的提升和城市治理能力的增强,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对城市大气污染防治起到的作用,放开限购在理论上存在一定的可行性。“从城市规划、提升公共交通出行的角度分析,目前放开限购并非不可能。”某公共交通领域专家指出,以北京为例,北京疏导非首都核心功能区工作的展开会带来人口流动的变化,长期来看,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如果疏导工作进一步落地,效果将进一步彰显,当城市居民出行距离达到一定合理范围之后,即使车辆保有量增加,也不会增加交通拥堵。“如果特大型城市的规划能力、城市管理能力进一步提升,改变北京大部分人住在四环外却在三环内工作的出行格局、提升公共交通服务能力,限购放开是完全可行的。”某业内资深专家也表示,放开限购在理论上完全可行。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理论距离现实有一定差距。“无论是城市规划水平和管理能力的提升,还是公共交通水平的改善都需要时间,不是今天有放开限购的现实需求,明天就能拿出方案落地执行,并且起到政策预期效果这么简单。”上述业内资深专家指出,这也是国家层面几度出台限购解禁政策,而限购城市却未能实行的根本原因。

  “全国有7座限购城市,即使全部放开,按照现在摇号池反映出来的购车需求来看,放开限购带来的直接汽车销量并不大。”上述业内资深专家表示,放开限购可能带来几十万辆的购车需求。“从我的观察看,即使放开限购对汽车消费的影响也有限,而随之而来的城市交通问题相对放开限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要大得多。”上述公共交通领域专家也持相同的观点。

  以广州、深圳为例。去年5月,广东省出台《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提出逐步增加广州市、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广州从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共增加投放中小客车增量指标10万个,深圳2019年至2020年共增加投放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8万个。招商证券的分析认为,按照50%、100%的放开幅度预计,2019年、2020年两年广东地区车牌增量在11万辆、22万辆左右,两年10万~20万辆的购买数量对一座汽车保有量在200万辆以上的城市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数字,但对整个汽车行业而言,即使全部转换成汽车消费,对整个市场的影响也不会很大。

  更为关键的是,放开限购短期有效,长期来看未必是最好的选择。“我不建议出台放开限购这样短期刺激消费的政策,因为这会提前透支消费,进而影响汽车消费长期稳定发展。”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看来,以刺激当前汽车消费为目的限购放开并不利于行业持续发展。恰如1.6L及以下小排量小客车购置税优惠政策一样,借助政策,短期内刺激了汽车消费,但因提前透支了消费直接加剧2018年开始的车市下滑。在王青看来,放开限购很有可能产生类似的效果,扰乱汽车市场的正常发展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放开限购对当前汽车市场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日前就建议,面对疫情带来的更为严峻的行业形势,应当采取放开限购限行政策,完善便利二手车交易的政策环境,开拓广大农村市场等多重措施,以推动汽车消费。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受疫情影响,车市可能减少百万辆的销量,而限购城市被限制的50万~60万个牌照配额有序放开,可能会带来20万~30万辆的销量,对提振车市、促进消费信心恢复具有积极的作用。

  事实上,在放开限购问题上,实施限购的城市并非毫无反应,各种论证一直没有停止,也有城市在积极探索。除广州、深圳,北京、上海也在探索可行方案。北京近几年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尝试就是一种探索,去年曾一度有消息传出,北京在考虑增长新能源汽车牌照数量。记者曾从一位接近“增加新能源汽车牌照数量论证”的专业人士处了解到,面对日益增加的新能源汽车购车需求,北京也在积极论证,但限购政策实行多年,每一次政策的变化都必须考虑公正公平、社会影响等各个方面,北京在相关方面一直持谨慎的态度。

  记者了解到,业内外专家普遍赞同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购政策,尽管新能源汽车限购放开可能对汽车销量带来的作用并不会太大,但从长远来看却是一项有益之举。“新能源汽车限购一旦放开,预计增加的都将是刚性需求(网约车除外),可以改变新能源汽车目前靠集团购买的局面,更好培育个人消费市场,进而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在多位汽车行业专家看来,新能源汽车限购政策的放开是培育真正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有力推手,无论是对当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还是长远的未来产业发展来说,都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更为重要的是,相比放开传统燃油车限购,新能源汽车限购放开给限购城市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小得多,在实际操作层面也更具可行性。(王金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qiche/2020/0228/13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