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茶壶 > 军事 > 军事纪实:《重兵汶川》第三集:铁血医疗队

军事纪实:《重兵汶川》第三集:铁血医疗队

[导读]:总部立即启动了军队处置突发事件卫勤保障应急预案,要求全军卫生人员全面做好抗震救灾的医学救援准备。 地震当天,成都军区总医院、第三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等驻川渝陕三地...

  总部立即启动了军队处置突发事件卫勤保障应急预案,要求全军卫生人员全面做好抗震救灾的医学救援准备。

  地震当天,成都军区总医院、第三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等驻川渝陕三地部队和武警医疗机构就接到上级命令,迅速组织了十余支医疗队,率先开赴德阳、都江堰、绵阳等各受灾市县开展救援工作。

  全军医疗队采取了水、陆、空立体开进方式,紧紧跟随一线救援部队全面进入灾情严重的乡镇村庄,机动灵活地开展救治工作。

  与此同时,全军各大军区以及海军、空军、二炮部队所属医疗机构,也相继组织了七十多支医疗队,星夜驰援,奔赴灾区。

  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接到命令,是在地震当天晚上11:30分。他们立即行动,抽调67名专家、教授组成地震救援医疗队,由校长王登高亲自带队从重庆出发紧急赶往灾区。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医疗队到达四川省都江堰市。通过成都军区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他们了解到了此次地震的详细情况后,王登高主动要求带医疗队到灾情严重的汶川映秀镇实施医疗救治。

  映秀镇是此次大地震的核心震中区。地震造成了严重的山体滑坡,都江堰至映秀的交通全部中断,要想进入映秀镇,只有先乘坐冲锋舟从水上赶一段路,然后再步行十多公里山路。

  王登高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校长当即决定,放弃食品、水等多余的行李,将价值50多万元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化整为零,由每个医疗队员背着行进。

  就这样,他们每个医疗队员都背着30多公斤重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开始了他们从军生涯以来所经历的最艰难、最危险的跋涉。

  行军途中余震不断,泥石流不断,前方的道路还有多险恶,谁也预料不到。然而大家明白,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药从悬崖上掉进江里,粉身碎骨。

  王登高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校长从对面走过来的老百姓告诉我们,前面危险得很,已经有四五个人被埋进去了。

  王登高,一个饱经风霜的硬汉子,一个技艺精湛的军队医学老专家,有些犹豫了:如果继续走下去,队员们可能会受伤,甚至牺牲生命;可是如果停下来,那些急需救治的灾区群众又该怎么办呢?

  队伍在小心、艰难地行进。突然,一个叫刘珂汐的护士脚下一滑,碎石块顺着脚底噼里啪啦滚了下去,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

  王登高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校长我一把把她那个包接了过来,她手里面还拿着一个箱子啊。那么小的一个小姑娘,体重可能才80几斤,身上就要背50多斤重的药品,很不容易。我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5月14日下午3点20分,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山涉水,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的医疗队员们和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官兵,终于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地震重灾区汶川县映秀镇。这是第一支抵达震中重灾区的医疗队和救援部队。

  前方医疗队全力抢救伤员的同时,解放军紧急从北京和济南军区抽组了两所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野战机动医院,5月16日,分别从由唐山、郑州出发,紧急赶赴灾区。

  野战机动医院由功能齐全、设备先进、信息化程度高、机动性能好、自身保障能力强的第2代大型骨干野战卫生装备--野战医疗方舱模块和120名医务人员组成。设置床位200张、手术台4张,只需1个多小时就能展开运行。

  李月,是北川县曲山小学四年级一名喜爱跳芭蕾的孩子。她压在废墟下已经整整66个小时,好几支部队和地方的专业救援队伍想尽办法,还是无法救她出来。现场抢救的云南地震专业救援人员说:只有现场截肢,才能保命!

  何京力是海军总医院骨科副主任。地震后的第二天晚上,他参加的海军医疗队就赶到了灾区绵阳市中心医院,立即投入了对伤员的抢救。

  曲山小学教学楼有上下三层,地震后,楼层彻底垮塌,只留下两层的断壁残垣。小李月的左腿被一堵墙压住,救援人员一连四天都没法救出,而墙体又随时会有塌方的危险。更令人焦急的是,小李月的身后,还有6名等待救援的同学。如果不能解救出小李月,那么这6名孩子也无法实施救援。

  (手术过程现场声:剪刀,给我。呀,把她的手抓住。那边有个绷带拿给我。先拿着。按住,按住!我痛!我要回家。带子没有了。带子,带子。快快,再来几圈。好了好了。)

  李军海军医疗队麻醉医师这是急救现场第一例的截肢手术。手术进行得很顺利,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把肢体截下来,然后就把病人后送了。这样,病人的生命就能够得到很好的保障。

  此后,海军医疗队和某工兵团官兵密切配合,在16日凌晨,又相继从废墟中成功地解救出其他6名学生。

  从北川一线撤回绵阳市中心医院后,何京力心里一直牵挂着小李月。后来打听到了小李月新的下落,他抽空赶到了绵阳市404医院。

  何京力海军医疗队成员我的心情反正复杂,又非常想见她,但是又有点害怕见她。想见她的就是关心她现在的情况,现在病情怎么样,伤口处理好不好,有没有恢复得更好一些?虽然我们把她救出来了,但是把她的一条下肢留在那个地方,这样的话,她在今后的人生中间,多这一残疾的腿!作为一位医生,他为没有保住小李月的腿而难过,然而为了拯救一条鲜活的生命,他必须这样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64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