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茶壶 > 军事 > 因为一场疫情我和全国的老师一样当了一回网络

因为一场疫情我和全国的老师一样当了一回网络

[导读]:元宵节前后,疫情势头正紧,禁足在家中,想着开学恐怕遥遥无期,不禁为春季学期的课程担忧。随后不久便接到消息,学校已着手部署网络授课,几乎同时,学院建起开学运行群,机...

  元宵节前后,疫情势头正紧,禁足在家中,想着开学恐怕遥遥无期,不禁为春季学期的课程担忧。随后不久便接到消息,学校已着手部署网络授课,几乎同时,学院建起开学运行群,机关到处张罗资源,教员摸索主播“套路”,忙碌的状况让我们暂时忘却了严峻的疫情。

  为了配合网络直播,学院为我们配了手写板、摄像头等装备,教员们在极短的时间内自学软件,极尽所能创造优质的直播环境。家有宝宝的教员,甚至在学院办公楼外的山包上架起直播台。在正式开课前一周,我们一遍遍试课,看起来万事皆已俱备。

  然而,正式开播后,问题还是不少。2月17日是周一,学校网课正式开始。我的第一节课排在周二晚,此前,我小心翼翼地去各个教学群围观,主场大面积卡顿说来就来,幸好教员都准备了副“战场”备用上课平台。除了教学主线,我们还要关注网速、学员到课率、在线互动情况、声音效果、课后反馈当主播真是件挑战的工作。

  当时网上流行一句话:“第一批上网课的老师已经被逼疯”,然而,我不大赞同,因为我的学员们是如此努力而可爱。还记得3月4日,那是开课后的第三周,我收到一条请假信息:“老师,我突然发烧,现在正在医院,晚上的课没法上了。”我马上问他:“情况怎么样?”学员回复说非常时期发烧要隔离,还要接受各种检查。他情绪很低落,我只好安慰他先好好养病。但上课时心里五味杂陈,既担忧又难过,本以为疫情离我们很远,此刻却如乌云压顶。

  两天之后,我再次收到他的信息:“老师,这周的作业能等我回去再交吗?这边没有电脑。”没过多久,又一条信息:“老师,要不我先把手写的作业拍照发给您。”接着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作业:作业纸是医院的宣传单,温度计当做尺子来画图后来,他经检查排除了肺炎,隔离期满后,又重返课堂了,视频里看到他的笑脸异常朴实可爱。

  慢慢的,我开始适应每周五次的网课,还从实验室搬回两麻袋实物模型教具,架起2个摄像头,黑板、粉笔、手写板直播间布置得越来越专业,学员们看到我的装备,直呼“从青铜进阶到王者”。

  全新的网课模式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平时的纪律不允许化妆,但上网课就不一样了,每次开课前我都认真地换装、涂口红,活泼的“三尺讲坛”,让人元气满满。有时,看着对话框里那些跳动的名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们已深深融入我的生活,为他们直播上课成为我每天最惦记的事。

  如今,开课已经2个多月,学员返校日期依旧待定,网课也在执行第三个月的计划。教员们在努力,学员们在自学自理中成长,阴霾已散去,春天正欣欣向荣。(湘湘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36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