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茶壶 > 军事 > 凤凰军机处 张召忠:我得和安倍好好聊聊

凤凰军机处 张召忠:我得和安倍好好聊聊

[导读]:本集张召忠将军表达了要好好教育一下安倍的愿望,金昊讲述了中国海军曾派舰队准备教训菲律宾的秘闻,张将军对此又会如何评价呢?欢迎收看凤凰军事原创谈话节目《凤凰军机处》...

  本集张召忠将军表达了要好好教育一下安倍的愿望,金昊讲述了中国海军曾派舰队准备教训菲律宾的秘闻,张将军对此又会如何评价呢?欢迎收看凤凰军事原创谈话节目《凤凰军机处》,每周二在凤凰军事(首播。

  金昊:接着聊,这个上次说了一个这个日本军人的这个素质,那么这个战斗精神实际上我觉得这个预测战争,这个人的因素是最难的,因为武器的潜力相对来说它变数还不那么大,但是这个人的战斗精神,这个军人在战争中能发挥到什么程度,这个很难。我给您说一个事,梁晓秋(音)您认识吗?

  金昊:梁晓秋也是国防大学的,是我以前的一个作者,他在这个90年代末或者00年代初吧,曾经去这伊拉克做过这个联合国的军事观察员,那么梁晓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是他亲历的一个真事。

  这有一次这个联合国的维和部队,要到这个伊拉克的一个军事基地去,要进入伊拉克的一个军事基地,那么事先他们没有跟伊拉克方面打招呼,当那个车队到了这个基地门口发现有一个卫兵,那么这个联合国这个维和部队的领头是个美国上校,那他肯定不把一个伊拉克卫兵放在眼里面,就要进,结果就被这个卫兵拦下来了。

  那么这个卫兵最后咔咔AK47上膛了,要挡这个联合国的这个车队,那这个时候呢,这个联合国的车队前面两辆车都是悍马,是这个指挥官和这个军事观察员,后面是一个这个孟加拉营,孟加拉的这个装甲步兵营,那么这一个营的装甲车都转动机枪,把这个枪对准了这个伊拉克的卫兵,那么这时候您猜这个伊拉克这卫兵他是怎么做的,他就一个箭步冲到这个第一辆车的副驾驶,把这AK47顶在这个美国上校的脑袋上,所以双方就僵持住了,那么这个时候呢这个俄罗斯的,包括咱们中国的军事观察员就来打圆场,那么总算把这个事情平息了。

  那么伊拉克您也非常熟悉,因为您曾经在伊拉克住过很长时间,下次我希望有时间,您给我们专门侃一侃伊拉克的一些故事。那咱们这次还是接着聊您的这个(00:02:21),咱们中国的这个中国周边的岛屿争端,主要大概是两个方向,一个是钓鱼岛一个是南沙,那么您觉得这两个问题对于咱们来说,哪个更迫切一点,哪个更复杂一点?

  张召忠(国防大学军事专家):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能说哪个更重要,哪个更不重要,现在我也看到好多学者说,就是研究南海的学者说,说钓鱼岛那不算什么,离着我们近,说南海重要,这边说南海都是小岛没多点大,还是钓鱼岛,就不应该这么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就是它都是我们身上的一个组成部分。

  那么中国这个为什么和这些国家有这么多争端,这个主要是中国过去是个海洋大国,我们从汉朝啊、明朝啊以后我们一直是海洋大国,所以我们周边的这些岛屿,就传统上历史上形成下来的,这是一个很主要的一个问题。周边的这些国家都是,基本上就算70年代之前吧,没有争端。

  金昊:但是咱们在南沙是吃过亏的,咱们这个,咱们现在南熏礁应该是,南熏礁的守礁部队被一锅端了,最后这个就是应该是全部失踪和这个,您上过南熏礁吗?

  金昊:这个我再跟您说个事,这个查春明您认识吗?查春明是这个《新华社》

  金昊:对,老看他的照片,这个老查上过几次南熏礁,这个有一次来军事跟我们聊天,老查说这个就是从,自从1990年那次,再有外人上南熏礁,就不管多好的天肯定要下雨,就肯定要下雨,下一阵雨,他上过几次都是屡试不爽,这礁上的人也都基本都说这个事,很神奇了。那么最近南熏礁又火了,我看这个网上就是流出了很多这个,关于咱们在这个南沙这些岛礁进行扩建的这个东西,那这是在建什么东西呢?

  张召忠:搞一些工程项目,首先我从我个人作为专家这个角度来讲,因为南海的争端是70年代开始的,我到了80年代就算是正而八经开始就研究岛屿问题,1982年从研究英阿马岛海战开始,我就注意到南沙该怎么办,你这个时候南沙已经让他们占了十多年了,当时我个人在我的著作和一些研究报道当中,提出来的一些建议的话呢就是说,那时候没钱嘛,国家没钱嘛,你造航母也造不了,就是搞那个浮箱。就是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大铁板,给它焊一个像一间房子这样的一个大浮箱,那么一家搞它几十个浮箱下边把它锚定(音),因为都是那个沙滩嘛。

  张召忠:给它锚定,锚定以后在这个浮箱上边铺上那个水泥板,钢板水泥板,这样就可以当机场,像一些飞机波音737啥的就可以去。

  张召忠:组装的一个机场,这样的话就是,青少年的国防教育让他们知道,我们有这样一个南海,这么一片海洋国土,80年代当时我就多次去渲染这个东西,他有的感觉这么大个国家太土了,搞这玩意干啥呀,以后就是这个像黄岩岛,南沙有很多像黄岩岛这样的地方,就是像这个桌子这样的,这个桌子是怎么,黄岩岛怎么形成的呢?在海拔四千多米它长出来的,在长的过程当中,有的露出水面,有的没露出水面,你周围这一圈它就露出水面了,有的露出水面了,中间形成一泻湖。

  张召忠:就周围这一圈的话呢,有的高出一米,有的是水下一米,中间这个泻湖深的也就两米、三米,就形成这样。

  我说这样的一个地理,这样的一个地理位置,我在黄岩岛周围我盖一圈楼不就完了嘛,盖别墅,中国现在搞这个大型工程这样的什么事干不成啊,就盖一圈别墅这不就马尔代夫嘛,五星级酒店。这个地方跟马尔代夫旅游一样的,就是在南海要多搞一些这个东西,多搞一些这个东西,现在这个,我们过去是在南沙是高脚屋,拿几根棍就像

  张召忠:就像农村看瓜老头似的,看西瓜的老头,特别艰苦,特别艰苦,另外也没吃新鲜菜,也没新鲜水果,肉也是,所以

  张召忠:而且这些人当时我去南海都见过他们,就非常的艰苦,你想想你一呆这么长时间,也没个人聊天,第一天还可以,金昊你从哪来的聊的挺热闹,第二天还是这两句,10个月,10天、20天过去了,你聊什么呢?说看鸟,看海你刚开始新鲜,你时间长了就不行了。

  所以说现在在南海修建一些基础设施,你比方淡水淡化,海水淡化呀,那上边种点菜呀,养个鸡呀,养点啥东西呀,也改善改善生活,改善生活。其次的话呢搞一些个天气预报,水温气象预报这个也非常重要,如果条件允许呢,搞一些个机场啊,或者是直升机场啊,搞一些营房这些都很需要。

  我还不太清楚他们在搞什么,但是外国的反应太强烈,我们就感觉这是我们家一房子,这是我们家地方,我在背后挖点小土盖个啥,跟你们家有啥关系呀,对不对,外国人现在有点反应强烈。

  金昊:这个,关于这个您刚才提到黄岩岛,我还从一个比较靠谱的这个渠道听到这么一个事,就是2012年的时候,菲律宾不是跟咱们叫板嘛,在黄岩岛的这个问题上,那么当时这个就是据说,咱们已经决定教训一下菲律宾,海军有一个小舰队已经过去了,结果这个,被这个美国的卫星拍下来了,然后就通知菲律宾,菲律宾结果就撤了,菲律宾怂了,这个等于那次就没有教训成这个菲律宾,这事您听说吗?

  金昊:这个因为是,为什么说这个事呢,就是现在有一种观点,就是我们凤凰那位邹总编他就是这种观点,就是他认为这个中国要崛起,要扬威就必须得打一仗,必须得打一仗,那么您觉得这个跟您在这个书里说的这个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个是不是一个意思?

  张召忠:现在是这样,就是我们是这样,首先我们肯定不是说为了一个什么事情而主动挑起一场战争,这是一个极限。因为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军事战略不允许说先发制人哪,或者主动看谁不顺眼,那是美国,这个先发制人去打。我们是基本上是这样就是自卫,自卫权,你招着我了那么我就去自卫,就是这样的,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出现主动的去挑起一场战争。

  金昊:但是我总觉得,就是如果像刚才那种说法要是成立的话呀,那么就是在什么时间动手,那么选择什么样的对手,那么打他打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个这都要计算好,那么从这些方面来说,这个菲律宾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对手,所以2012年那次我感觉很遗憾(音)。

  魏东旭:其实,因为我对可能是也是做这方面的工作,比如说对国外的军情比较了解,其实就你刚才提到的这个案例,可能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因为我们海军比如说南海舰队,他对南海的海域,比如南沙周边的岛礁是有着正常巡逻的,那么可能正是赶上我们军舰到这个地方进行一个战备巡逻,那么正好美国它的这个卫星拍到了。

  然后美国媒体肯定也是喜欢把一些热点问题跟一些中国海军的一些动作联系起来,那么它就把它编排到了一起,然后就是把这个事情说的很悬乎,或者是感觉到你要是报复,把这个战争气氛给它说出来,可能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但是这个菲律宾确实它的海军力量很弱,但是它这个退缩也

  金昊:是个好对手,这也是一种解读吧。但是咱们在赤瓜礁可是实打实的干过一次,这个东旭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赤瓜礁海战。

  魏东旭:对,这个赤瓜礁的这个海战,这个张老师的书中也有这个比较详尽的一个描写,那么应该是在1987年的时候,就是联合国它的教科文组织当时是希望各国提供一些海洋方面的一些气象或者水温的一些数据,那么当时分给我们中国的任务可能就是在,这个南沙和西沙进行一些这个建点。

  我们当时应该是在1988年左右的时候,在海军的一些,因为海军他的军舰在南海的一些海域,它的适航能力更强,而且有一些大的比如说登陆舰,它运输一些这些建站的这个设备应该是比较方便的。

  那么这个时候就是越南它当时就是比较心急,而且是很眼馋,它希望,它也希望在这个地方钉几个钉子,然后把它的一些非法的诉求或者是主张来说出来,当然了我们合理合法的,而且我们是得到了这种国际社会的支持和承认的,那么当时越南它想要在我们中国的一些岛礁上搞这种违章建筑,那么它是不合法的,而且就是双方这个军队,或者说它的一些武装人员在犬牙交错的时候,确实是越方首先开了第一枪。

  张召忠:确实是越方先开的第一枪,我们是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是被动的应战,当然了我们那个时候,张老师在这个书中介绍的已经比较明显了,我看那个彩图做的非常好,我们中国国产的护卫舰,然后越南的这个,就是几十年的这个武装登陆舰已经破的不像样子了,但是它在这个情况下进行挑衅,那么我们肯定是要以我们优势的这样的一个军舰,来惩罚这种。

  金昊:我看这个书上说,赤瓜礁海战这个我们参战的官兵无一伤亡,就是俩科学家受伤了,看来这个科学家要去南海,必须得训练一下军事素质。

  咱们这样,咱们说点轻松的,这个我们邹总编给我一个任务,要求我提高这个我们凤凰军机处的这个点击率和这个收视率,那么我就想这个,我们的网友无非两种,男网友,女网友,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也是咱们的朋友,那么这个男网友天生就喜欢军事,天生喜欢军事,那么这个女网友呢,她们的点击靠咱俩就没戏了,这得靠张召忠将军了,这这个事儿还不是这不是瞎说的,因为呢这个就是前几天吧我跟东旭我们俩一块,和一个央视的女编导啊聊过一次,这女编导也是做做这个军事节目的,她本人就是您的粉丝,那么她同时也做军事节目,她就说说张召忠往那儿一坐,说这个女观众就爱看。

  另外是这个我们呢在我这个微博上做了一个调查,我当时说呢就是结果力争送达本人,那么我这个调查的题目是,你最喜欢哪位军事专家?我一共列了17位,包括有大陆的、有香港的17位军事专家,那么您猜最后谁是第一名?是这样啊,这个这个调查一共有3820人投票,单选那么咱们张召忠教授得票1608排第一,单选这个是相当不容易了。

  所以张教授您您作为军事专家里说,您搞了这么多年的军事并且跟媒体合作,那么这个您有许多印象比较深的军谜,因为您跟他们的接触是比较多的。

  张召忠:印象深的军谜因为一直很多,我就感觉一说到军谜我都挺对不起他们的,他们给我写了很多的信,有的人还画了很多的那个。

  张召忠:我们方面的方案,有的人自己花钱到国奥大学门口去非要来见我,就是这个是太多了,那么但是我不能够一一去接待他们,就是包括也没有办法去回信,我也没有办法像你们说的搞个微信啊,搞个微博啊,搞个博客,我们就说就是军人军人都不允许搞这个东西,所以我也没有,怎么交流呢,所以说有时候我就知道他们的想法,好在那我就通过像你们这样的媒体啊、电视啊,我就有时候把他们意见说一说。

  你说说这些东西管不管事儿,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我个人感觉很管事儿,非常管事儿,那么这些年我个人都是感觉有很多的想法还是还是很有用的,我是做了这么多年,我1992年开始上电视,今年是2015年这23年24年了,23年了等于我做电视23年了。

  张召忠:那《军事天地》嘛,我1952年嘛,我1952年的我1952年这是多少40岁,比你们还大,比你们大,我是那个时候开始上电视,40岁上电视,那年是23年到现在我都63岁了,我63岁,你这个调查还有好多小姑娘喜欢看我。还有好多女观众,我自己感觉就是谁还愿意看老头啊,还挺好,但是我就是有一点就是感觉,知识非常重要。

  张召忠:有时候我自己感觉很惶恐,确实是我做的我做的任何一个电视节目,我确保一点,你这个节目要不我不上,我要上一定创你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让你保持。从来没有说有过例外有过质疑都是这样的。但是你想过吗,你是有什么样的魔法来保持它最高的收视率,你包括这书,你还能够畅销你有什么办法,没有任何的捷径,就是你必须好好做新闻。

  就是出现这一个事儿,有一百个专家都在评论,说你怎么能说出和别人不一样呢,这个非常非常难,我的决策就是说,我平常也看资料,我像你们网络我天天看,我看我是排出法,我不说你们知道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关键知道的事儿我就不说了,我说那些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今天谈的就有一些这种。

  张召忠:他们都在说,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我谈的比他们更深,角度更独特,关键是这样的东西,所以这是大家你作为一个专家,你无论说跟别人说一样的话,跟别人在一个水平上去说话,那你就是个废物。

  张召忠:这对啊,给你发工资干啥地,你必须要说出和别人不同的,哪怕犯一点错误没有关系,网上也经常骂我,我有时候都会看到,但是我不会去说,我也从来没有再网上跟别人对骂过,我说你们怎么骂我,我要跟你们反击,没有从来没有吧,你们愿意怎么骂我没事儿。

  因为媒体嘛,就是一本书出来它就是一个商品,商品它就挑肥拣瘦你说很正常的嘛,批评是很正常的嘛是不是,所以说我从来不为自己的错误去辩解,而且的话呢就是要争取用一些新的知识呢去,你没有知识怎么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嘛对不对?

  金昊:你就刚才我去接这个张教授,在楼地下停车,因为开两会嘛,咱咱们这个中心大厦这个到处都拉了铁丝网,根本就没地儿停,但是没想到的那个交警,那个警官也是张教授的粉丝,很方便就停下来了。这都是比较靠谱的粉丝,我这个因为我做这个军事杂志包括军事法部也也也也不少年了,我遇到过这个。

  我给您再说个事儿啊,我曾经接到一个电话,我曾经接到一封信,这哥们儿写的说这个他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就是说希望希望由我们由媒体啊,转交给中央军委那么而且这哥们儿还说,说如果你们要是不交的话,你们在这个多少多少多少日子你们要不交的话我就把它卖给美国,所以那样的话这个造成的给中国造成的损失呢,那就你们来负了。

  后来我一看他这什么技术呢,这哥们儿说我能踏着空气上天,说这杨利伟那那都不算什么,所以这个是属于不靠谱的这个军谜了,您遇到过这样的粉丝吗?

  张召忠:我就是说呢,你讲的这个例子的话其实我,我经常会碰到,他非常不靠谱但是他很认真,我也看到的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农民,他自己日子过的很苦,但是他可以自己造坦克,自己造潜艇,自己造飞机,就是他好像不知道世界上已经有这个东西,不知道我们还有这么多专业的科研院所在专门的去做这些东西。

  因为我个人一直是在科学院做工作,我们有大量的默默无闻的专家学者,他们在做着默默无闻的事情,那么我个人感觉的话呢,就是说我们好多军谜呢要要加强自己的科学技术的修养,就是说大约十多年前,我做了一个博士生导师,我给他们讲课的时候,我就提了一个看法。

  我说中国需要那么多博士生硕士生吗本科生吗?我在北京大学上学的时候好像北大当时一共只有12个研究生硕士研究生。

  张召忠:嗯,那个时候好像要停止招生了嘛,但现在博士生好像就有一万多,我说需要这么多吗?就是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就像德国那样的技术工业。

  张召忠:我们需要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些人,我这个意思呢就是说你干那一行就是那一行,要把它干好,我们需要更多的这样的人,我们广大的军谜的话呢,一个是要加强自己的学习,多看一些靠谱的书,什么叫靠谱的书呢?我的书就基本上是靠谱的。

  张召忠:不管好坏,所以我自己清醒是一个,另外最大的一个特点是,我所有的书,我的书罗起来比我还高,我所有的书都是我自己写的,你感觉这很容易吗?这很多贪官他写书都不是他写的。

  金昊:而且这样,我再给你做一个例证啊,上次您给我们做的那个两千字回答的问题,因为我这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说这不是张将军网上百度的吧。

  张召忠:我文字上非常认真的,就是你看到的我书里面每一字都是我写的,没有助理没有说别人帮,我的学生从来没有,我当领导下边的教授专家,我从来没让他们给我写,我一个博士生导师,从来没有。因为学问是自己的事情,因为一嵌上个人的观点啊,以及以及这个而且而且我就感觉东旭是个很,我今天第一次见他,我老看他上广播啊,上电视啊,老看他写东西,我以为他岁数很大,跟我一样大。没想到这是80后那么年轻。

  就是说他基本上就能力看到我年轻时候的原形,他的影子是什么呢,就是说就是一直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一直在那儿抛土里抛食,我一辈子都是这种状态,就是自己的辛苦自己知道,自己受得累自己知道,但是带给大家的都是愉悦,你看我的电视很高兴。

  张召忠:踏踏实实的工作,这做学问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苦的之一吧,这个太艰苦了,这个事儿可以你说我四十几年就一直做这一件事儿,你说有意思吗?你说写本书赚钱,能赚几个钱呀,对呀,所以所以说这个一又没什么权利,所以谁是一辈子去干这个事儿呢,但是能沉下来的一定是金子。

  张召忠:所以这个呢就是我也是建议呢,两个一个是建议我们专家好好的去做学问,要把正确的观点科学技术的知识传播给网友,就是这样然后,最重要的也要加强自己的修养。

  魏东旭:张老师我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媒体人,因为您就是包括出书和电视节目主要是对咱们国内观众,比如说起到一种战略方面或者军事方面的这样的一个促进作用,如果说有一天您能够在国际场在一个公开场合遇到安倍晋三您希望就作为一个学者的身份,您会对他说一句什么样的话?

  张召忠:如果我有一天遇到安倍晋三,有有有一次啊,有一次我我就在你们凤凰做节目,凤凰卫视,凤凰卫视的有一个制片人,他带团到到日本去访问,访问以后他坐火车嘛,新开线嘛他就坐那里。

  张召忠:坐那儿以后一会儿进来三四个人,就坐他们前面了一看安倍晋三,这普通就是我们普通坐的这个这个老百姓坐的火车上上了一个安倍晋三带几个人,所以他们一路也就没有聊,一路也没有聊。

  如果是我的话,在这种场合下,我一定凑上去跟他聊,干嘛不聊啊,我就会问他,我就会问他,我说这个这个你是哪年出生的啊?

  张召忠:你这些年,你这些年没有打仗,就是在日本历史上曾经有过50年、60年、70年没打仗的这种历史吗?在日本历史上没有,基本上几百年之内他没有过,在中国历史上也没有过,我说你美国你一个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长达70年没有战争的时候,你感谢谁呀,感谢和平宪法,对不对,你现在想把这个和平宪法这个紧箍咒摘了,摘了之后你你你。

  张召忠:你想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以后你你比方说,你去你去打IS你去参加的这个阿富汗战争,你要是到全世界去了你得罪这么多人,最后他不找你来你到时候捅马蜂窝他不找你来算帐啊,你这个想好了吗?对不对,所以这是一个问题的证据,就是他没算好过去的和平应该感谢谁,应该感谢和平宪法。

  一会你把这个东西弄完了,你是很厉害,你是很厉害,那比牛的大哥还有啊,美国不是比你还牛嘛,美国现在美国人都在问自己,为什么全世界这么恨我,我这么强大还这么恨我,我有原子弹也有核舰艇为什么恨我,那是你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紫砂茶壶鉴别_价格★宜兴紫砂壶名家大师★紫砂茶具顾客评价排行榜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20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